株洲市文化艺术创作中心

《大闹天宫》:怎样“闹”好一出戏

时间:2018-12-19 11:13:43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文/张湘彦  |   录入:admin

 

 

     作为京剧武戏的代表作之一,《大闹天宫》一直备受戏迷观众的青睐。作为第六届湖南艺术节经典复排剧的压轴戏,湖南省京剧保护传承中心演出的《大闹天宫》,熔技巧性、观赏性、娱乐性于一体,突出塑造了孙悟空的形象,展现出幽默风趣的猴戏风采。
      就实质而言,戏剧是一个动词,而不是一个名词。任何经典作品都必须借助舞台实践才能得以完成。然而,对于逐步边缘化的戏曲艺术来说,武戏是最容易形成观众缘的戏曲形态;同时,恰恰因为是一出武戏,在当下大片化、好莱坞特效化和漫威森林式的IP冲击下,亦容易让观众感觉舞台上的闹天宫不够闹、不够潮,形成一种“不过如此”的受众观感。
      由此,如何排好一出武戏,让其“闹”出意料之外,极为考验复排的功力。
闹!不要猴王独角戏,要众神狂欢
       京剧《大闹天宫》作为一出“闹”字戏,其核心为“闹”,整出戏都围绕“闹”字而展开。因此,其中每个热闹的场景,都是一段富于戏剧性的表演段落;而整个故事的叙述,又是通过这一段段热闹的戏剧性片段连缀而成,最终构成一出完整的戏。
      玉帝封孙悟空为“齐天大圣”,使管桃园。悟空来到天宫,从仙女口中得知蟠桃宴并未邀请于他,一怒之下,闯进瑶池,偷食酒果;又入兜率宫,饱吃金丹。天宫集中兵力,在李天王率领之下,和孙悟空大战,反被孙悟空打败。孙悟空在众小猴欢呼簇拥之中,高唱凯歌,胜利回山。
      如此剧情,观众无须看文字简介,便已自然清晰。而整出戏,如何闹得出乎意料呢?
      第一要点,即不能光靠一个猴王闹天宫,需要众神狂欢。该剧的演出共有六个热闹场景,即六个戏剧性段落,分别为:“花果山”“桃园”“窃鲜果”“盗灵丹”“聚灵台”“凯旋图”。因此,舞台上每一段表演,都通过一个小事由,导致孙悟空与众小猴、众神仙演出一段热闹的、颇具戏剧性的故事,呈现热闹性、戏剧性并存的场面。
      这富于戏剧性的六场戏,作为一幅幅动态画面,也就产生了热闹非凡的戏剧效果。而且随着剧情的铺展,戏剧性也逐渐提高。最终戏剧性和热闹性同时在该剧的高潮处达到顶峰,很好地达到了热闹性和戏剧性的统一。
      其中“聚灵台”一场戏,此乃《大闹天宫》最热闹的一段情景,也是体现不同角色间戏剧冲突、激发戏剧高潮的一个重要场景。一系列动作技艺表演,可谓异彩纷呈,热闹非凡。虽然时间不长,但台下观众却掌声不断、叫好不绝。
      其核心,就在于“闹”。不光猴王闹,众神也在闹,舞台上呈现出一种独具一格的闹腾场面,例如:不苟言笑的李天王,用冷幽默来闹;孩童神态、大人心理的哪吒,用目空一切来闹;威猛异常却不堪一击的巨灵神,用夸张的姿势与猴王巧妙周旋,形成一个逗哏式的二人转……如此种种,闹天宫也就从猴王一个人的独角戏,变成了一场众神狂欢的闹戏。
       但,仅仅如此,还依然闹得不够,需要加一把三昧真火。
戏!打破猴戏惯性思维,才能入脑
      长期以来,《大闹天宫》之类的猴戏,哪怕是影视剧中的孙悟空形象的闹戏,都有一个天然的大敌——六小龄童。
      因为1980年代的电视剧《西游记》的家喻户晓,以至于六小龄童饰演的美猴王孙悟空,基本已经成为全国观众心目中的猴王标准形象。各种六小龄童版的猴戏招牌动作,被当成是之后若干美猴王形象是否成功的参照物。
      然则,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绝大多数观众在猴戏上的惯性思维。更为关键的是,无论六小龄童版的孙悟空形象多么经典、猴戏水准有多高,然而从猴戏传承上而言,六小龄童传承自其父——六龄童的猴戏,本质上是“章氏猴戏”。尽管其融合了绍剧以及京剧南派猴戏的精髓,继承了郑法祥、盖叫天等一批艺术家的表演方法,达到了极高的艺术境界,却并非国内戏曲领域猴戏的唯一。
      于是乎,不模仿六小龄童的猴戏,会被观众喝倒彩;模仿六小龄童猴戏,却往往画虎不成反类犬……众多影视剧、戏曲、动漫等的悟空形象,皆往往陷入此两难之地。
      而此次湖南省京剧保护传承中心演出的《大闹天宫》,在此基础上进行了难能可贵的有益探索。即不再拘泥于“章氏猴戏”的套路,试图用更为“博采百家”的京剧猴戏精粹技法,来打破观众的惯性思维,并且形成一种超出常规的视觉冲击。
      一招一式总关情!尽管目前看来,此次《大闹天宫》里的猴戏,尚未达到对惯性思维的逆袭。但,基于观众的角度来分析,尤其是被“闹”所吸引的大量00后、10后小观众们,则可以在其对猴戏的初体验之时,形成强烈的印象,也有利于其之后接触到更多猴戏时,能够有不拘泥于“章氏猴戏”的另类感触,这亦是其父辈们所往往难以走出的审美路径。
      由是观之,一个更为清晰的戏曲突围思路也就不难得出了。尤其是大量观众烂熟于心的关公戏、包公戏、岳飞戏、杨家将戏等,唱词内容也早已了然于胸,其实要看的也就是这出戏的热闹场景。然而,恰恰如此,被影视剧《三国演义》《包青天》,评书《说岳全传》《杨家将》等熏陶成长的观众,也同样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固定形象、固定范式的惯性思维。想要推陈出新,未尝不可在“闹”字上做文章,在打破思维定式上找突破。尤其是将表现与传承、体验与再现、逼真与美化等手段结合起来,这样才能让戏曲艺术拥有更加广大的群众基础和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文/张湘彦

上一篇:【歌词评论】朗朗上口中国字,自自然然入童心
下一篇:《五女拜寿》:一部可以戏说的正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