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市文化艺术创作中心

《书记背娃》:小戏形式下的大戏品格

时间:2018-12-19 11:17:56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文/张湘彦  |   录入:admin

      三年一届的湖南艺术节可谓是湖南地方戏曲艺术的盛宴。其中,小戏专场中的《书记背娃》让观众眼前一亮,它并没有大起大落的戏剧冲突,也没有误会巧合性的偶发事件,而是以写实的笔法讲述了扶贫书记与留守儿童苗苗的一段故事,就像是还原了一副平淡而真实的生活场景。
      该剧选题把脉十分精准,很好地把握住了“扶贫书记”“关爱留守儿童”等热门题材的精髓,是一出与当下“零时差”的现实题材作品。而且,关键在于一个“背”字,让整出小戏通过一件小事,通过一个个小细节,呈现出了一部大戏的品格。
      用巧妙的“绝活”三处来留白
      小戏比大戏难写更难演!
      难在狭小的舞台空间、短暂的时间之中,如何用寥寥数笔勾勒出一个让观众回味无穷的意境。《书记背娃》整部戏走的是大简唯美的路线。
      二人对子戏,颇有戏味,但绝对不是空洞无物的技巧炫耀。一大一小的两个角色,刚来山区扶贫的书记与留守儿童苗苗;场景安排在上学的泥泞路上;剧情则是扶贫书记背娃上学。
      背个娃,其实是一件最小不过的事,很容易被看成是作秀的戏,怎么样才能打破这样的思维误区呢?怎么样才能成功吸引住观众?这也更加考验编剧的功力。编剧张林枝老师的手法很简单——留白。
这本身是中国画里惯用的技法,即有意留下相应的空白,留有想象的空间。而戏曲舞台上的留白则难度更大,时间、空间的结构线索上不能随意割裂,否则极容易造成作品整体的崩塌。
      张老师选择的第一处“留白”,是忽略旁枝末节。一个“来乡扶贫”就交代清楚书记的背景,同时暗藏扶贫干部不问来处和出身,一心做好扶贫工作的隐喻。而留守儿童苗苗,这个名字里就蕴藏着呵护幼苗的想象空间。
      第二处“留白”则是相遇。开场的唱词:“乡亲们都说这是条断肠路,我不敢怠慢先来体验考察。忽听得前面有哭声阵阵——”随后偶遇上学娃,展开全戏。扶贫书记简洁直白的“能帮你就行哪”,直接传递出扶贫的决心,平淡之中见力量。
      第三个“留白”却很显眼,用的是戏曲的“绝活”。无论是苗苗扮演者的“翻辫子”,还是扶贫书记扮演者背娃的表演程式,既化用传统,又颇具现代舞的意味,让观众在重温我国传统戏曲艺术非凡魅力的同时,又体会到时尚的现代气息。然而,这一切都服务于一个“背”字,这也是编剧赋予演员一个“台下十年功”的展示机会,并留下“俯首甘为孺子牛”绝对不是一件简单事、作秀事的悠长意味。
      由是观之,一条泥泞路上的一次邂逅、一条路上偶发的一件小事,就在三层“留白”之中。看似随性,实则处处留心。这也充分说明了“主旋律”题材不是不可以写;关键在于,有没有能够用戏曲手段表现的能力。
     《书记背娃》对这些绝活的吸收运用,去掉了雕饰,直接切入,没有丝毫卖弄技巧的痕迹,而是结合具体的故事情节和人物的情感状态,进行恰如其分的运用,不但推动情节的发展,而且成功地与人物的情感结合在一起,随着情节、情感的发展而变化,更给观众带来极大的审美愉悦。
用大写的“使命感”做件小事
      如果说对传统戏曲艺术中绝活的继承、发展与创新,使得《书记背娃》这出小戏惊艳无比,让观众大饱眼福。但在我看来,该剧将扶贫书记这个人物形象与职业身份赋予的使命感有机结合起来,完全符合当代观众的心理需求。
      剧中并没有刻意拔高他的精神境界,也没有从他的口中听到任何豪言壮语,更没有描摹成高大上的书记形象,这个人物在舞台上看起来极为平常,可正是在有血有肉有真情实感的故事铺陈当中,树立起其真实而见光彩的艺术形象。
      “老马欠你一条上学的路,只有奋蹄背你走出烂泥巴!”核心唱段,观众大声叫好,是该剧打动人心的最好证明。扶贫书记为人民服务的使命感也才更具有沁润心灵的穿透力,令所有观众感慨不已。
      “只要这条路还没有修好,我会天天来做你的牛做你的马,做一个像你爷爷一样的老人家!”此处,剧中人物的唱词就像是生活中的本来面貌一般质朴而深情。然而,现场观众在这里却感动得潸然泪下。
      书记选择修路、选择背娃,看似一件小事,但恰恰就是因为把自己当成了铺路石,当成了人梯,当成了改变乡村贫困的孺子牛;而扶贫工作,才得以在这样的“做牛做马”行为中,点滴聚集。
      这条路,老马欠的路,就变得通向远方和希望之路。用一句老套得不能再老套的话来说,不过就是“要想富先修路”、“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的朴实诠释。
       我们国家提出2020年前全面完成脱贫工作,并在全国范围取消贫困县及其相关补贴,这就意味着脱贫工作在国家层面要摆脱单纯“授人以鱼”的资助脱贫模式,逐渐过渡到“授人以渔”的发展脱贫模式。而该剧中的修路、背送娃娃去上学,恰恰是用小处着眼,真正改变一方水土、育化一方精彩的“授人以渔”式的扶贫。
      于是乎,泥路、修路、上学路、改变命运之路、改变乡村之路,就这样带着强烈的指向性,把观众代入到可以发散的思考之中。路,突然让现场观众有了一种旋律感,就如同那首经典的前苏联老歌《小路》里唱的那样: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我的小路伸向远方……
      一件小事,一个在很多时候沦为作秀的镜头,也就在扶贫书记的“使命感”之中,真正变得耐人寻味起来了。
      一出小戏,恰恰就是如此。跳出了高大全的人物形象塑造,跳出了矛盾冲突的制造,用动人的场景和细腻的刻画,使得小戏的舞台也能绽放新彩,就如同一部时代大戏一般,深邃而发人深思。
文/张湘彦

上一篇:《五女拜寿》:一部可以戏说的正剧
下一篇:《鹅状元》:街谈巷议把富致,鸡毛蒜皮是乡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