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市文化艺术创作中心

一部戏让耀邦同志再“回乡”

时间:2018-12-19 11:23:09  |  来源:本站发布   |   作者:文/张湘彦  |   录入:admin

      “我的大号胡耀邦,今年整整四十七,小名叫作九伢子,长大牙齿掉两粒。十三岁当了红小鬼,一直跟着毛主席……”第六届湖南艺术节新创大型现代花鼓戏《耀邦回乡》,观众反响热烈,每场座无虚席。这部戏把冷静、睿智、乐观的耀邦形象展现在观众面前,通过花鼓戏的艺术形式来展现湖湘地域文化特色,语言生动活泼,幽默风趣,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也无形之中增加这部戏的草根性和亲切感。
      胡耀邦将一生贡献给了中国革命和建设,他是改革开放早期的主要旗手之一。该剧取材于现实生活,以胡耀邦同志1962年至1964年回湘潭兼任地委第一书记和蹲点浏阳为切入点,以细节入手,从小事着手,通过“呷食堂”“借古书”“看大戏”“拒礼物”“回老屋”等情节,真实再现了耀邦同志的工作热情与艰苦朴素的精神。
戏里有戏,请耀邦同志为花鼓戏代言
      《耀邦回乡》通过花鼓戏这种湖南传统艺术表演形式,呈现给观众老一辈共产党人的形象,于诙谐幽默中传播了正能量。该剧五场戏中让人耳目一新的是第三场——“看大戏”,颇有“戏中戏”之味道。
      耀邦回到家乡正好赶上浏阳花鼓剧团在演出《胡大回门》,可是,当剧团领导得知耀邦书记要来看戏时,直接把这部戏给调换了。其原因是《胡大回门》讲述的是一个叫胡大的傻瓜与妻子回岳母娘家途中发生的故事。剧团团长考虑到姓氏的雷同,会对胡耀邦不尊重。但是胡耀邦得知后笑着说:“我就爱看这戏,人是人,戏是戏,两码事嘛!”
      胡耀邦的话,引得满堂大笑,气氛轻松愉快。接着他又说:“我们家乡民间艺术丰富多彩,龙灯、舞狮、蚌壳灯……南乡还有一种板凳龙,你们没看过吧!那就是用一条四足长板凳一头扎龙头,一头扎龙尾,两个人舞起来,饶有趣味呵!”说着他袖口一紧,提起一张木椅就舞起来……一条龙,两条龙,三条龙,伴随着花鼓戏的打锣腔,舞台上的耀邦同志和人民群众共同耍起了板凳龙,气氛活跃非常。
      在我看来,这一场无疑是全剧的点睛之笔。而耀邦同志的板凳龙这场戏也足够吸引观众,不仅是在花鼓戏轻松幽默的氛围中演绎人物,也可以说是耀邦这个人物成了花鼓戏的形象代言人,对花鼓戏进行了一番宣传和推广。
      花鼓戏亲和、诙谐、幽默、接地气的剧种风格,非常适合表现胡耀邦以及湖南的人民群众形象。米主任、胡牛皮、剧团团长等各个剧中的人物形象也是深得人心。他们都是贴近生活,贴近真实,不及细心营构,不事精心雕琢,素面朝天,原样呈现,脉动着丰富的情感,既熟悉,又有个性,从而跃动在《耀邦回乡》舞台上的是一群有血有肉,令人信服和鲜活的艺术形象。
剧外有剧,跳出高大上的说教误区
       舞台,乃现实生活的缩影,艺术化地反映真实的现实生活。
      耀邦回乡的这段历史,从1962年10月到1964年6月,总共为20个月的时间。该剧正是从耀邦同志回到了阔别32年的湖湘大地开始着笔,大幕拉开,只见耀邦同志围坐在人民群众之中,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五场戏,剧情故事很简单,然而对人物形象的处理并不简单化,通过许多个性鲜明的细节,将耀邦同志塑造得有血有肉。
      习近平总书记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的精辟论述。而《耀邦回乡》一剧,可谓是真正用实际行动做到了践行此言论。舞台形式感强,节奏流畅,整体演出有一种浪漫的诗意,赢得了观众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该剧的结尾之处,也和开头的处理手法相得益彰。同样是耀邦同志围坐在人民群众之中,大家一起热烈的谈论。
      这样一种导演手法,可以解读成平民书记耀邦同志从人民群众中来,到人民群众中去,并形成一种沁人心脾的审美张力,感动着观众,切近着时代。
      该剧在情节处理上几乎没有大波澜大事件,只有一种日常生活和零碎事务的存在。其主题思想也是用极强的戏剧性情境来推动发展的,并且呈现出了完美的表现力。这恰恰印证了当下编剧圈流行的话语:“三流作家写故事,二流作家写人物,一流作家写情怀。”
      《耀邦回乡》是置入和开启出了淋漓意境和深湛情怀的。但这又不是空洞的抒情式的大表情怀,而是借机于澄明和遮蔽的对抗,将这诗意情怀牢固地夯实在人物性格之上。
      平实之中,见血肉。恰恰是这种平实,给了观众更真实的感触,感觉到耀邦同志就在我们身边,是每一个观众身边普通而平凡的朋友;而平实之中,又见闪光,恰恰是这种平实,给了观众更加写意的体会,感觉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顺理成章,看似平凡、波澜不惊,却处处发人深省,尤其是在当下反腐倡廉之中,形成了一种历史和现实的呼应和传承。
      作为一部革命历史剧,该剧的成功之处在于主题思想与当代生活的紧密贴近。因为只有当这部作品具有了观众倾心的时代性特征,才会体现出独特的人文关怀,引起当代观众的心理共鸣,具有强劲的生命力。
所以,在社会经济文化发生巨变,甚至,信仰也在摇晃的当前,《耀邦回乡》与党的十八大以来深入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持不懈纠正“四风”、扎实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时代要求高度契合,被称作反腐倡廉的精品力作、作风建设的鲜活教材。该剧真正彰显了艺术关注生活、关注时代的现实主义的创作精神。
      其实,《耀邦回乡》四个字的剧名,就已经能够反映出创作者的主旨,点题不虚,直接说明了整部戏的历史背景和故事情景;一语双关,既艺术化再现了耀邦同志当年回乡的往事,又表达了更多真诚的期望,期望更多像耀邦同志一样的党员干部们,回乡不是衣锦还乡,而是从人民群众中来,到人民群众中去,为人民服务。
      而这,恰恰是“回乡”二字所真正要表达和传递的中国梦。
文/张湘彦

上一篇:《山路弯弯》情理法中见深情
下一篇:去脸谱化的袁隆平 朴素浑如农家翁